人才培育呼唤全人教育—从清华百年校庆胡锦涛总书记的讲话谈起

作者: 时间:2011-06-29 点击数:

李淑蓉

2011年4曰24日,清华大学百年校庆隆重举行。胡锦涛总书记在清华大学百年校庆的讲话中对人才的地位、作用和培养方法做了新的阐发:一是进一步明确了人才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指出社会发展科技是关键、人才是核心、教育是基础。二是进一步明确了人才的标准,指出人才评价要把人的全面发展和适应社会需要有机统一起来;三是进一步明确人才培养的方法,即把文化知识学习和思想品德修养结合起来、创新思维与社会实践结合起来、全面发展和个性发展结合起来。

胡总书记的讲话告诉我们:大学生再也不能单凭专业才能和优异的学习成绩去应对二十一世纪的各种挑战了,只有全面发展才能保证学业、事业的成功和美满的人生,也只有全面发展才能成为国家建设的可靠人才。因而,以培育适应社会需要为基础的全面发展的、有创新意识、责任意识和祖国荣誉感的大学生就成为当代教育的发展趋势。

本文从胡锦涛总书记的讲话出发,阐述高职院校迫切需要实施全人教育的原因和基础。

一、 原因分析

高职院校实施全人教育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国家建设的需要;二是国际竞争的需要。

(一) 国家建设的需要

国家建设需要全面发展的人才。我国的教育方针明确指出教育要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遗憾的是,全面发展的教育目标,在追求利益最大化的现代社会已经被空前严重的功利思想取代。

在我国,有几个重要的历史时期值得研究:

一是建国初期为了尽快改善“一穷二白”的落后帽子,在短时间内“赶超英美”等超级大国,向苏联“老大哥”学习,以速成的方式,培养能够立即使用的“现成的专家”。这种“教育模式”在当时特定的历史条件下确实起到了推动国防、经济发展的作用,是很有必要的。但从长远的可持续发展的实践来看,这种“偏颇的教育”所培养出来的人,只能是“半人”。这种人固然可以暂时满足社会发展的一时之需,但无法“善尽”一个“人”多方面的智慧和才能。爱因斯坦说:“用专业知识教育人是不够的,因为专业教育可以使人成为一个有用的机器,但不能成为一个和谐发展的人”。

二是为了尽快弥补“文革”十年造成的经济损失,在大力发展经济的同时忽略了文化层面的建设,中国文化在西来文化的冲击中摇摇欲坠。同时教育为适应经济飞速发展,服务行业精细分工的需要,学问越做越精,专业越分越细,尤其是教育面对高端科技发展形势,在对“人才”的理解上产生了偏颇,似乎只有知识、技能的培育,才是育人之良策,而掌握“一技之长”的学生才是有用之人才。于是重身体健康、轻心理健康;重智力发展,轻情商培养;重技能培育,轻全面发展的思想弥漫各高校。在这种大环境下,大多数的学生为了就业的需要,也不再依照兴趣及志向选择志愿,而是屈服于就业及社会功利价值之标准,将专业学习、技术能力当成进入职场的利器。人自身沦为工具,变成功利导向,以利益为目的,严重的丧失人性及人文价值。孔子说:“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论语‧里仁》),这种专精专业教育使众多年轻人最终成为见树不见林的功利器量下的逐利之辈。

三是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人们面对信息多元,思想多元,价值多元的社会,面对经济发展带来的困惑,来不及梳理自己紊乱的思想,就盲目的投入到竞争之中,舍本逐末,趋利若鹜,拜金主义,利己主义由成人意识渗透到青年学生的心灵,急功近利思想日趋严重,再加上中国的高考制度的不完善,使众多的学子重知识学习,轻全面发展,导致传统文化所倡导的“明道、悟道、修道”的人格完善机制缺失已久。

现阶段,我国正处在经济、文化转型的关键时期,旧的格局被打破而新的秩序尚未完善,各种利益矛盾、价值冲突、信仰迷失、发展失衡、行为失范等行为屡见不鲜,这时社会越发需要通过文化建设去促成文化转型,使混乱的思想得以整合,使迷失的灵魂得以聚合。

中国人口宣教中心发布的青少年健康人格工程2010年调研报告显示,各年龄段青少年在人际交往方面均不同程度存在问题,其中高中阶段最为突出。报告显示,75%的受访高中生觉得和父母的交流有问题或偶尔有问题,55.5%的高中生与父母以外的其他人交往时有问题;初中生与父母的争吵增多,不愿意跟父母交流,认为父母不理解自己;80%以上的大学生均有不同程度的孤单感。(据“新华网”报道)。

综上所述,功利思想是有着根深蒂固的历史基础的,培养健康快乐并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接班人和建设者的任务还是任重道远的。教育方针所规定的教育“为谁服务”、“培养什么样的人”和“如何培养人”等三个最基本的问题仍然是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二)国际竞争的需要

当今世界,综合国力的竞争,越来越表现为经济实力、国防实力和民族凝聚力的竞争。国际间的经济竞争、科技竞争和军事竞争,实质上是人才的竞争,培养又红又专的人才是提高国际竞争力的迫切需要。

目前,世界各国都非常重视全人教育,并已成为一场世界性的改革运动。在北美、澳洲、欧洲、亚洲,全人教育的思想对各级各类教育都产生了重要影响。在东亚地区,韩国在20世纪80年代的教育改革中,明确提出了全人教育的目标——面向21世纪进行全人教育,青少年学生要主动适应社会需要,做21世纪国家的主人。在日本,全人教育成了明治维新时期的教育改革之后对日本影响最大的一场新教育运动,对日本民族素质的整体提高起到了重要作用。面对这种发展形势,我国教育岂能不闻不管。

在我国台湾、香港的全人教育开展的相对早些并对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目前,国内对全人教育的研究正处在初步探索阶段,其中处在研究前沿的主要有:

北京大学在21世纪初启动了全人教育计划,在中小学通过人文教育、科学教育、传统文化教育以及公民教育来培养中小学生的“全人”素质,在大学通过广泛开展的通识教育来提高大学生的“全人”素质。其整体框架主要涉及到如何正确处理四个方面的关系问题,即人与自我,人与社会和国家,人与自然以及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弘扬。

上海交通大学在“知识传授+能力建设+人格养成”三位一体的育人理念下,于2009年9月起开始实行并制定新的课程表。凡交大毕业生将有三份成绩单:一份是学业成绩单、一份是能力方面的证书、一份是对人格养成经历方面描述的人格养成证书。虽然他的评价体系还不够科学,评审过程人为性较大,但重视大学生的人格养成,上海交大的育人方向无疑是正确的。将学生的“人格养成”纳入课表、加以量化考核或描述,某种程度上可以促使教师和学生在教学过程中,树立“人格养成”的明确意识,这点是值得借鉴的。

汕头大学于2009-2010学年开展“全人生命教育”系列公开讲座,讲座秉承汕头大学“有志,有识,有恒,有为”的育人目标,旨在鼓励学生树立自身的远大目标,成为有抱负有关怀的人,探索与认识生命,懂得生命的价值,热爱并建立与他人和社会的共融关系,使自己成为贡献社会的人才。

2010年5月, “中国百年教育历程:回顾与展望研讨会”在广东珠海市举行,来自内地和港台地区教育界、文化界的专家、学者济济一堂,就全人教育理念的发展及在港台地区和国内高校的实践进行了对话与探讨。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常务副校长郭少棠教授在研讨会上指出:“在商业欲望和工具理性膨胀的当今社会,一些大学生沦为现实功利的奴隶,不仅难以处理好人与自我、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关系,甚至连生命的尊严和价值也在一点点迷失,丧失基本人性和道德底线!”他所倡导的“全人文化生命教育”的办学理念,得到了与会专家学者们的一致认同。

教育的终极目的是要激发人的全面潜能,使受教育者在道德、情感、知识、体魄、审美、独立思考、创造力以及公共精神等方面都得到均衡发展,这种教育就是所谓培养“全人”的教育(而不是“完人”教育)。因此,全人教育是一种以促进人的整体发展为目的的教育,是完全符合我国教育方针的,对于提高大学生整体素质,对于全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对于具有完善人格优秀人才的培育具有深远的历史社会意义。

高职教育虽说是姓“职”不姓“高”,但教育部[2006]16号文明确指出高等职业教育培养目标是:培养面向生产、建设、服务和管理第一线需要的高技能人才。其中“高技能人才等于高素质技能型专门人才”。“高素质”就是“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结合高等职业教育的特点就是:

(1)具有诚信品质、敬业精神和责任意识、遵纪守法意识;

(2)具有社会适应性、终身学习理念、学习能力、交流沟通和团队协作能力;

(3)具有实践能力、创造能力、就业能力和创业能力。

退一步讲,高技能人才指的不是高素质技能型专门人才而是高级技师,那也不违背全人教育理念,因为无论何种人才,都是以身体健康、心灵健康为前提的,其聪明智慧的发挥都是以健全的人格为基础的。“大学是育人的,不是制器的”人有灵魂,器没有。有用就上课表,没用就下课表,那么何者叫有用,何者叫长久有用呢?

二、理论与现实基础

教育为谁服务,培养什么样的人,是教育中带有全局性和根本性的重大问题,是提高国家竞争力的突出问题。邓小平从我国社会主义教育的根本要求出发,明确提出在新时期要继续坚持德、智、体等几方面全面发展的教育方针。他指出:“中国的学校是为社会主义建设培养人才的地方。培养人才有没有质量标准呢?有的。这就是毛泽东同志说的,应该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江泽民同志在《关于教育问题的谈话》中指出:“在中国的国家里,各级各类学校,都要认真贯彻执行教育为社会主义事业服务、教育与社会实践相结合的教育方针。”“正确引导和帮助青少年学生健康成长,使他们能够德、智、体、美全面发展,是一个关系我国教育发展方向的重大问题。” 胡锦涛总书记讲:“我国高等教育还不完全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群众接受良好教育的要求”,同时强调:“高等教育的根本任务是人才培养。要坚持把促进学生健康成长作为学校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坚持育人为本、德育为先、能力为重、全面发展,着力增强学生服务国家服务人民的社会责任感、勇于探索的创新精神、善于解决问题的实践能力,努力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胡锦涛同志把“健康成长”看作是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可见,“健康成长”这是人才培育的最基本的问题。

清华大学走过的100年是为祖国强盛、繁荣、发展而流血牺牲、添砖增瓦、屡创佳绩的100年。在一个世纪的发展历程中,清华人正是秉承“爱国奉献、追求卓越”的传统,恪守“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校训,弘扬“行胜于言”的校风和“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学术传统,为祖国乃至世界各地输送大批合格的优秀人才。像华罗庚、钱三强、钱学森、邓稼先、钱伟长等一大批科学家,哪个不是“又红又专”的建设者,哪个不是以服务国家、服务人民为社会责任感,勇于探索而攀登高峰、做出卓越贡献的。

二十一世纪的教育,是要培育见闻广博,充具文化涵养,有担当并有创新意识的全面发展之人。我国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是深化改革开放、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攻坚时期。高校在发展学生科学技术、专业技术的同时,必须重视大学生的心理健康、创新意识及社会责任意识的培育。清华大学百年历史及其卓越的成就证明着人才培育与全人教育的重要性。

毫无疑问,学生掌握先进的科学文化知识是极为重要的,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的培养也是需要加强的,但是应该看到,人的全面发展,是人的整体素质的全面发展,德育、智育、思想道德素质、精神文化和科学文化素质是密切联系、不可分割的整体。纵观全文,全面推进人才培养方案,必须克服教育观念和教育实践中存在的种种片面性,特别是要克服那种只重视智育,轻视德育、体育、美育和心理健康的倾向。

山东工业职业学院 基础教学与思想政治理论教学部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高新技术开发区张北路69号
Copyright © 2015-2016 邮编:256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