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人教育回归校园的三个面向——从传统文化的影响力谈起

作者:佚名 时间:2011-06-29 点击数:

李淑蓉

中国传统文化是多元素的,包括儒、释、道、墨、法、佛等各派学说,儒家文化作为传统文化的核心,长期以来统治着国人的心灵并内化为一种人文品格和道德修养,影响并支配着人们的行为。而今,孔子学说已然走向了五大洲,各国孔子学院的建立正是传统文化复苏的标志,也是中国文化与世界文化“和而不同”的标志。

全人教育通俗的讲就是将人培养成人的教育,其本质是以人为本,促成人的全面和谐的发展。政治教育可以武装人的头脑,良知、良心唤醒的是人的心灵。功利时代更需要精神家园的建设,因为功利的心更容易迷茫。人才培育呼唤全人教育回归校园,全人教育回归校园靠的是传统文化的复苏和它已经呈现的这种世界性的影响力。我们应当让传统文化中在现代的土壤中扎根,并给传统文化以现实的诠释和提升,让传统文化“人性”之美在高校校园里重放光辉。

本文将以儒家文化为传统文化的代表,阐述全人教育回归校园的三个面向。

一、 全人教育回归校园的第一个面向:身心合一

(一)理论与现实基础

“身心合一”强调的是人生命自身的和谐归一,这是教育的首要问题,也是本文论述的重点。古代儒家学者大都认为人可以“以心摄身”,经由自我炼狱,而使“身”受“心”的指挥与渗透,这是促进大学生身心合一的理论基础。

学生生命危机是个困扰许多高校管理者的大问题,也是与“和谐社会”极不和谐的事情。据不完全统计,大学生自杀和杀人事件,年年有发生。无论学生自杀、抑或杀人都不能算作“己和”。因此,全人教育回归校园的第一个面向就是“身心合一”。

笔者在统计高校自杀和杀人案例的过程中发现自杀和杀人事件的高校中以理工专业学生为多,究其原因或许与高校教育长期以来严重忽略传统文化理念中的“情志”教育有关。改革开放后,我们放眼西方文化并甚而全盘接受,教育更多的是强调知识经济、科学技术等致用之知的教育,忽略了生活本身的教育;在对“人才”的理解上也产生了偏颇,似乎只有知识、技能的教育才是育人之良策,而掌握“一技之长”的学生才是有用之人才。这种教育误区延续到今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几乎所有的高校都被市场经济牵制着,追求“就业率”近乎成了唯一的目标,教学生一些吃饭的本领成了高校教育的主要任务,而“高素质”的人才培养目标就成了说起来重要的事情。梁漱溟先生曾指出:“工具弄不好,固然生活弄不好,生活本身(即情志方面)如果没有弄得妥帖恰好,则工具将无所用之,或转自贻戚;所以情志教育更是根本”。

(二)实现“身心合一”的途径:先做人后做事

中国传统文化是着眼于生活本身、生命本身,即一个人如何“调顺本能使生活本身得其恰好”,从而完成他自己,做一个全人,即中国老话所说“怎样做人”,这与西方文化着眼于生活工具是不同的。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认为学礼习乐是成人做人的基本途径和方法,子曰:“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乐与礼相辅相成,共同对人的心灵、精神起调和作用,人的行动不能完全听命于知识,得通过礼乐的熏陶、调顺,导人一种活泼而有趣、痛快而合理的生活,从而远离愚蔽、偏执之情;暴戾、冲动之气,使“每个人从坦白真实里来认识自己,来发挥各自的生命力”,“不搪塞,不欺骗,不懒惰”,“每人都能如此,其情必顺,其心必通,才不致落于形式的表面的应付上”,“才能够大家齐心向前发展、创造。”(梁漱溟《人生的艺术》)当我们的学生博学于文、约之以礼、习之以乐的时候,内心清明安和,言行庄敬优雅,内和而外顺,就不会自杀也不会去杀人。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这是传统文化的最高境界。说明了教育的崇高使命首先在于教学生做人,其次才是做事,最后达至“至善”境界。一个受过全面教育走出学校、步入社会的年轻人,不只是未来的科学家、工程师、艺术家、政治家等等,他更应当是一个有爱心、美德、良知和高尚品格的公民。和谐校园是学生身心和谐的物质基础,借鉴传统的礼乐教化,形成和谐的校园文化,对学生进行如何做人的教育与引导,让学生学会真诚面对自己,学会调理自己的情志,理顺生命本能并使之恰到好处,这就是全人教育理念。

学生身心教育不是一人一事一时教育之功,需要家庭、社会、学校齐心努力,对于高校就是要充分利用课堂教学主阵地,对学生心灵实施教育:“仁者人也”、“仁者爱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二、全人教育回归校园的第二个面向:人与环境的和谐

(一)理论和现实基础

人与环境的和谐,包括人与自然、与社会、与文化世界的和谐贯通,那么,人与天地万物如何贯通合一呢?那就是至诚、至善,达“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中庸》里讲:“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与天地参”就是天人合一。孟子也说:“尽其心,知其性;知其性,则知天矣。”对此朱烹说得更明白,他说:“天地以生物为心者也,而人物之生又各得乎天地之心以为心者也,故语心之德虽其总摄贯通无所不备,然一言以蔽之,则曰仁而己矣。”古代圣贤之人能知晓天地运作之规律并适之生存,所以能与天地万物同息同呼。“全人教育”不仅在于完成人的知情意的统合,还在于提升人的超越向度,使人的生命不再只是生物意义的存在,而能与宇宙大化同步互动。这是促进大学生亲近自然,与文化社会沟通的理论基础。

校园环境不仅是学习的场所,也是育人的阵地。高校非常重视环境育人,环境建设投入额也比较大。但是,面对优美的环境,学生缺少的是欣赏和爱护,多的是践踏和占有;随手扔掉的污物垃圾,亭台楼阁倒映的亲亲我我的背影,寝室内爆发的紧张关系以及花丛中传出的漫骂之声,都不是“身心合一”,“天人合一”的表征,虽然,这只是某些个人的行为,不能看作是现代大学生的代表,但也不符合“人人成才”的要求。因此,全人教育回归校园的第二个面向就是“人与环境的和谐”。

笔者认为,高校校园出现的这种不和谐现象与大学生理想、信念的缺失关系密切,从儒家思想来看与人的“良知”、“良能”的迷失有关。究其原因是要回到改革开放的初期,人们面对国际差距,面对“发展就是硬道理”的一声呼唤,来不及梳理自己紊乱的思想,就投入到各种竞争之中,趋利若鹜,拜金主义,利己主义由成人意识渗透到青年学生的心灵,再加上中国的高考制度的不完善,使众多的学子重知识学习,轻全面发展,导致传统文化所倡导的“明道、悟道、修道”人格完善机制的缺失。

(二)实现“人与环境和谐”的途径:物质文化与精神文化共建

孟子认为“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仁、义、礼、智、信”是人生而即有的善良秉赋,如能适当培养,就会茁壮成长。

在传统文化中,儒家主张从个人的“心”的存养向社会的所有成员逐渐“扩充”,以实现“成己成物”的理想境界。《中庸》里讲:“是故君子诚之为贵。诚者,非成己而已也,所以成物也。成己,仁也。成物,知也。”这里“成己”指君子以诚为贵,在仁义礼智信上自我完善。“成物”指君子在自我完善的同时,用圣人之道来成就万物,改造我们身边的环境,改造我们这个社会,使我们这个环境和社会都健康、光明、和谐。因此,儒家文化的落实有利于全人教育的回归。

儒家思想告诉我们,人与环境的和谐其本质还在于人的本性的回归,喜怒哀乐发露而能恰到好处,运处中和,则天地各得其位,万物得以繁衍不息。

人与环境达成和谐需要物质文化与精神文化共建。物质文化是浅层次的文化,最易先建成,制度文化也较易形成,而精神文化是高品位的,其形成时间慢长却影响广泛而深远,是校园文化建设的难点、重点。因此,高校应该重视传统文化的宣扬,在校园文化、宿舍文化、班风校貌建设中多布控,以各种形式、渠道开展经典诵读活动并形成氛围,让儒家思想之“仁爱”的熏陶如沐阳光雨露。

到那时,校园内自会呈现一片文明向上的气氛。花丛草茵,鸟鸣虫唱;窗明几净,空气清新;音乐萦绕,书声琅琅。教师、学生置身这种环境,无论坐或卧、停或走,无论捧读或谈心、运动或休息,都会清馨入脾,心旷神怡。使心灵与自然契合,而心底光明澄澈,舒适优美,强烈的归属感亦即油然而生。

三、全人教育回归校园的第三个面向:人与人关系的和谐

(一)理论和现实基础

人与人关系的和谐,是指教育的目的在于透过自我人格的转化以完成社会关系的融合,其关键在于以人为主体,以改变世界。

孟子在他所描述的理想社会时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与孔子对大同世界的理解:“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的思想是一脉相承的。这种“博爱”思想无疑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精华,也是和谐社会的召唤。这是全人教育回归校园的理论基础。

人与人关系的和谐在校园首先表现为生与生之间、生与师之间。当今高校中师生关系扭曲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反映师生关系的恶性事件也频频显露。有人抨击老师“师”文扫地、师道不存、师表不正;也有人指责学生不尊师,不重道。笔者以为师生关系的恶化与扭曲,与传统教育模式的消失有关,更与传统文化教育的失落关系密切。

《论语•颜渊》有载樊迟“从游”孔子于舞雩之下,感于雩而问“崇德、修慝、辨惑”的场景。“从游”中学生遇事有感而问,老师因材施教,师生之间随时、随地、随境切磋、讨论,师生关系和乐融洽,相宜相长。老师爱生如子,诲而不倦,学生爱师如父,生则谨养,死则敬祭。这种教育模式一去不复返啦!

首先是“从游”变讲堂,小班变大班,大班变合堂,师生除课堂时间外,几乎不相谋面。对学生来说,老师只是讲坛上的传声筒或屏幕上的声与影;对老师来说,面对几十、上百、成千的学生,亦无法根据每个学生的材质施教。昔日温厚的师生情自然冷漠、淡化。

其次,现代学制下的教育更多的是讲求功利,学生付费获取教育机会和资源。高校如同加工厂,老师变老板,学生变产品,师生之间变成“老板”和“产品”的利益关系,加之传统的师生仪礼教育在如今高校的缺失,师生关系的疏离成为必然。所以,全人教育回归校园的第三个面向是人与人之间的和谐。

(二)实现人与人关系和谐的途径:仁爱、礼义

校园需要欢声笑语。传统文化重返校园,对改善目前扭曲、疏离的师生关系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儒家思想的“仁者人也”、“仁者爱人”、“絜矩之道”等,都是基于天地万物一体同源的真相而发展出来的。每个人都是“仁”道之完美概念下的差别个体,其本性原本就是光明圆满、清净纯善,而且人人一样,无差无别。所以人理应做到发挥真实本具的光明性德,爱人,宽容友爱。

在孔孟思想中,“人”的概念已不是纯粹的社会学意义下的“人”,而是德性圆满具有自主能力的“人”;“人”的“心理”也不是纯粹的心理学意义下的“心理状态”,而是一种对社会人生充满不能自己的恻隐之情的道德心。在这种主张下,“人”的生命就跃入“社会”群体生命之中,同生共感,在这种“道德共同体”的状态中“人”的生命意义为之彰显,不再是一个孤伶伶的存在。所以,传统文化在校园中的深化,教学生以“忠恕之道”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落实全人教育的一个重要的途径。

高校要重视“仁爱”、“礼义”之传统教育,倡导师道尊严、弟子仪规,借助传统文化的力量,重塑和乐融洽、相长相宜的师生关系:首先是形成上下之间、师师之间相互尊重、欣赏,和美与共的关系,以教师的人格魅力给学生树立一个和谐相处的榜样,进而引导生生之间、师生之间的和谐美好的关系,以补现代学制之缺失。其次是教师要用微笑和真诚去面对学生,去关爱学生的成长,帮助学生坚强、乐观地面对人生。

综观全文,儒家所阐述的身心一如,人与人,人与社会、自然、文化世界的和谐一致,是在21世纪进行全人教育所必须处理的首要问题。目前教育中的突出问题是过分强调经济功利性和对大学生全面发展的忽视,这两个问题不是独立存在,而是相互牵连、弊端初现并已获致社会的批评。过去,我们在分析大学生思想行为存在的问题时,常常认为大学生的问题是思想教育、政治教育的问题,现在看来,不如说是家庭教育、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没有树立科学的发展观,忽视学生的全面发展而造成的。高校应重拾“百年育人”、“全面育人”的思想,树立科学的、长远的教育发展观,以优秀的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的融合一致教育、促进大学生的德智体美劳的全面发展,使大学生真正成为可持续发展的未来社会的栋梁人才。

山东工业职业学院 基础教学与思想政治理论教学部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高新技术开发区张北路69号
Copyright © 2015-2016 邮编:256414